rss 推薦閱讀 wap

369信息網_分類信息網_城市生活綜合門戶網站!

熱門關鍵詞:  as  xxx    云南  自駕游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務營銷 微商創業

轉載《瞭望新聞周刊》邵明安:情系黃土矢志報國

發布時間:2018-10-13 18:10:52 已有: 人閱讀

  編者按:《瞭望新聞周刊》是中國大型時事政經新聞周刊,由新華社主辦。該周刊注重挖掘重大的獨家新聞和組織重大主題報道,注重對中國和世界重大事件的權威性深度報道,注重對國內外經濟社會現象和發展趨勢的準確性和前瞻性剖析。以“新聞性、權威性、思想性、可讀性高度統一”為特色,在海內外形成了高素質、有影響力且穩定的讀者群,發行量一直位居中國內地時事新聞周刊首位。國內外許多政界要人、著名專家和學者不僅接受《瞭望新聞周刊》的專訪,隨時接受咨詢,而且撰寫評論和稿件,更體現出“高層決策信息、熱點深度報道、專家權威論壇、全新知識背景”的影響力。現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采寫的關于我校的報道予以轉載,與大家共勉。

  他生長在南方的魚米之鄉,卻在西北旱塬默默耕耘了36年。為研究水分在干旱半干旱土壤中的運動軌跡,他常年與荒山野嶺為伴,為黃土高原生態恢復做出了杰出貢獻。他就是邵明安,中國科學院院士、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水土保持研究所研究員。如同黃土高原上生長的植被一般,年逾花甲的邵明安將科學報國、嚴謹治學和無私奉獻的精神,播撒給了眾多后學。

  上世紀80年代在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水土保持研究所(以下簡稱“西農大水保所”)工作過的人,幾乎都對邵明安搭建在溫室內的數個大型“土柱”印象深刻:為精確測量小麥根系在不同供水條件下的生長狀況,邵明安放著研究生宿舍不住,在溫室里一住就是一年多。有一次,為避免下雨時水分滲入影響實驗數據準確性,他在將遮雨棚推到實驗土柱上時不慎觸電,差點危及生命。

  “有人說邵明安是個瘋子,明明很容易拿到碩士文憑,他非要舍近求遠。但我覺得,他是一個做任何事都力求完美的人。”邵明安的同事劉文兆研究員回憶說,邵明安用簡單的設備、新穎的方式解決了大量科學問題,在讀研期間就發表了8篇論文,其中一篇被SCI收錄,一篇名為《植物根系的吸水數學模擬》的論文發表在國內學術期刊《土壤學報》上。

  邵明安出身農村,年少時缺衣少食的經歷讓他終身難忘。這也促使他立志用科學改變農業的現狀。1982年,從湖南師范大學物理學專業畢業后,他毅然報考了位于西北的西農大水保所土壤物理學專業碩士研究生。

  盡管一腔熱血,但彼時大西北艱苦的條件依然讓邵明安深受震動:火車沿隴海線一路向西,越走越荒涼。“從三門峽開始,滿眼都是,我甚至有些后悔了。”邵明安回憶說。當時的楊凌,名為“農科城”,實為“農科鄉”,僅為武功縣下轄的一個小鎮,因生活條件太差,每年都有大量科研人員“孔雀東南飛”。

  但這個從南方來的“鳳凰”卻留了下來。初到陜西,邵明安聽不懂當地方言,一些時候甚至只能用英語單詞與師生交流。憑借本科期間打下的良好英語基礎,他一邊踩著黃土地,一邊緊緊跟隨國際科學前沿的步伐,一扎根就是36年。

  針對西北旱區的特點,邵明安拓展了土壤干層的相關研究:即黃土高原地區的土層中,有雨水和地下水均難以補給到的區域,如果種植的植物耗水量過大,可能該區域會隨著植物根系的不斷生長而擴大面積,最終不僅會制約植物本身的生長狀況,還會對臨近植物以及后續在附近栽種植物的生長產生制約影響。

  多年來,邵明安通過對黃土高原植物與水分關系實驗獲得的大量數據,終于研究出根據土壤水分的再分布過程推求土壤導水參數的新方法,有效解決了長期困擾該領域相關參數的準確性和實用性問題。因成果卓越,他曾獲中國科協“青年科技獎”,其研究成果也得到了國際土壤物理學界的肯定。

  上世紀90年代,中央到西農大水保所考察后,將原來的“退耕還林”政策調整為“退耕還林還草”。幾字之別,對于完善西北地區生態恢復政策意義重大。邵明安說,看到曾經風蝕、水蝕都很嚴重的陜北變得郁郁蔥蔥,他感到特別欣慰。

  扎根西北36年,邵明安并非沒有離開黃土地的機會。1992年11月,他作為訪問學者被公派到美國開展合作研究,其間轉而攻讀學位。他僅用2年9個月的時間就拿到了通常需要五六年才能取得的博士學位,受到導師的高度贊賞。

  但他婉拒了導師邀請他留美的好意,下定了回國的決心。畢業答辯一結束,邵明安就乘機飛回國內,連畢業典禮都沒有參加。

  “科學沒有國界,但科學家有祖國。”談及回國原因,邵明安坦承,在美讀博期間,赴美參會的時任中科院院長周光召曾找他談心,希望他“回到黃土高原去,為西北地區服務,那里大有可為”。邵明安至今仍清楚地記得周光召的懇切叮囑。他常說,人要懂得知恩圖報,自己能從一個農民的兒子成長為中科院院士,離不開黨和國家的培養。

  作為土壤物理學家,邵明安的工作場所多在荒郊野外。已過花甲之年的他仍堅持每年在野外試驗站住上一段時間。在位于陜北的神木試驗站駐站時,為盡可能地多獲得一些實驗數據,邵明安經常凌晨5時和學生一起上山采集樣本,8時下山分析實驗數據,16時再上山,天黑后才回來。7平方公里的小流域,他走了不知多少遍。

  西農大水保所研究員王力說,邵明安自1996年回國至今,僅在神木站就培養出碩博研究生50余名。“邵老師總說,科研不能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他經常去神木站指導學生實驗,讓遠離家鄉的同學們感受到溫暖。”

  西農大水保所副研究員朱元駿說,邵老師建立了植物根系吸水的機理模型和土壤水分有效性的動力學模式,這些成果在理論上明顯優于國際上已有模型和模式。最近,邵老師又將研究目光落在了土壤水分植被承載力的相關科學問題上。

  “通俗來講,就是通過建立數學模型,測算出不同質地土壤中的含水量及對植被的承載能力。這樣一來,今后人們在造林固沙、退耕還林時,就會有更準確的信息作為支撐。土壤能承載什么就種什么,適合什么就種什么。”朱元駿說,這對提高還林還草效能、恢復我國干旱半干旱地區的生態環境和加快“美麗中國”建設都意義重大。

  在學生眼中,邵明安就像是一臺不知疲倦的機器,每天工作到午夜是常態。凌晨時分,邵明安往往還在修改學生們的論文,整理科研項目的匯報材料。去年4月的一天,在連續幾天熬到后半夜指導博士生畢業論文后,邵明安準備駕車去中國科學院大學上課。但車輛剛一發動,他心臟驟停、陷入昏迷。20多分鐘后,他才從血泊中蘇醒,發現汽車撞在停車場的墻上,油箱險些被撞壞,命懸一線。

  “我們差一點就失去了邵老師,可他自己毫不在意,仍然帶病堅持工作。有時他帶我們出差,在去機場的途中或是在飛機上,都要利用碎片時間上小課。”邵明安培養的博士后李同川說。

  他曾在住院期間在病床上為學生講授“土壤物理學”,他曾掛著心臟和血壓動態監測儀為研究生作關于“如何更好地做科學研究”的報告。學生和同事們經常勸他多休息、注意身體,邵明安總回應說:“我的身體自己心里有數,人的一生太短暫,我想在有限的生命里為國家多做一點事。”

  14年前,王力因兩次申請國家青年自然科學基金未果,一度心生去意。邵明安告訴他,沒有人的學術之路可以一帆風順。“邵老師以他們那代知識分子艱苦奮斗的例子,告訴我一兩次失敗根本就不算什么。后來,他還親自為我修改申報材料,最終,我成功申請到了項目。”王力說。

  雖然榮譽等身,但邵明安的生活一直非常簡樸。夏天他經常穿一件某學術會議的紀念T恤,冬天則是一件穿了多年的沖鋒衣。妻女都在北京,他則常年一個人住在楊凌。去過他家的人,都對房屋的簡陋印象深刻:上世紀90年代的老房子,水泥地,80年代的舊棉被、舊家具

  邵明安家中最熱鬧的時候,往往是學生在他家“上小課”或者是小聚的時候。一次,他受到自己種植辣椒的啟發,給學生布置了一篇土壤容重變化對辣椒生產和產量的影響的論文,這讓他的學生最終成就了一篇優秀畢業論文。如今,李同川正在研究蚯蚓和螞蟻等生物對土壤情況的影響,“邵老師總能從日常生活中發現科研選題。小切口的背后,往往掩藏著豐富的科研寶藏。”李同川說。

  盡管已當選院士,但邵明安從未有過絲毫懈怠。他給自己定下“三不三為”和“四甘”的要求,“三不三為”即不改初衷,為陜西農業發展竭盡全力;不辱使命,為陜西強省建設無私奉獻;不謀名利,為陜西綠水青山奮斗一生。“四甘”是甘為人梯,竭力扶植青年人才;甘為人父,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甘為人夫,做一名合格的丈夫;甘為人子,尊重和感恩父母、老師以及任何一個幫助過自己的人。這不僅是他對自己的要求,也是他作為一名黨員的莊嚴承諾。

  邵明安說:“我最大的愛好就是與土壤打交道,我還會堅持下去,帶領更多年輕人致力于土壤科學研究,爭取讓我們的下一輩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行業熱點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務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環球微信網 www.rnrhjf.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大众高手心水论坛